进博会之十五主宾国
赞比亚:“非洲铜矿”传承友谊共推“五通”
▲赞比亚位于非洲大陆东南部,土地肥沃,水利资源充沛,旅游资源丰富。
▲本届进博会赞比亚馆。本报记者 叶辰亮摄
▲手工艺品
▲祖母绿宝石

黄梅波(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发展合作研究院院长)

在中非关系史上,坦赞铁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条“友谊之路”全长1860.5公里,其中赞比亚境内884.6公里,是我国迄今为止最大的对外援助项目之一。四十多年前,5万多名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和铁路建设者不远万里来到非洲,投身援建坦赞铁路这一伟大事业,这段渊源由此成为激励中赞两国人民携手奋进的力量源泉。

如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有望为非洲国家提供一条崭新的“发展之路”。今年,赞比亚受邀作为非洲地区唯一主宾国首次参加进博会国家展,率团来沪的赞比亚商业、贸易与工业部长克里斯托弗·亚卢马表示,这对赞比亚来说是一份荣耀,更是赞比亚商品一次难得的展示机会,“进博会为非洲国家打开了另一条经济发展之路”。

专家视点

中赞企业将迎更广泛的商机共享和资源互补

赞比亚位于非洲大陆东南部,铜、钴等有色金属储量巨大,土地肥沃,水利资源充沛,旅游资源丰富,发展矿业、农业和旅游业得天独厚。

赞比亚属于低收入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根据赞比亚政府第七个国家发展五年计划,2017至2021年间,赞比亚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将保持在5%以上,增加非矿出口份额至50%左右,还将大力发展交通、能源等基础设施建设。

去年9月中赞签署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谅解备忘录以来,两国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大领域不断取得新进展。

从单向援助到双方互利合作

今年是中赞建交55周年。赞比亚是南部非洲地区最早与新中国建交的国家。五十多年来,两国经贸合作不断深化。

2000年前,中国对赞比亚持续进行经济援助,先后援建坦赞铁路、公路,以及赞比亚纺织厂、玉米面厂和打井供水等几十个项目,并长期向赞派驻医疗队。

进入21世纪,为促成双方政治、经济共同发展,中赞双方签订了一系列合作协议,中赞关系发展也逐渐由中国向赞比亚单向援助,转向双方互利合作。

在经贸合作方面,中国为赞比亚第二大贸易伙伴。2007年,中国与赞比亚政府在谦比希地区建立了经济贸易合作区。截至目前,已有55家企业入驻园区,累计实现营业收入超过130亿美元。2018年,中国企业对赞直接投资额达到3.28亿美元,累计投资额超过38亿美元,在赞中资企业超过600家。除采矿业、农业、建筑业等领域外,金融、电信、能源、旅游、加工制造等行业逐渐成为新的投资热点。

赞比亚既是中国在非洲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伙伴,也是中非合作论坛的积极参与者。2018年9月,赞比亚总统埃德加·伦古来华出席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中赞签署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谅解备忘录,赞比亚由此加入共建“一带一路”大家庭。

让中国消费者早日享用赞比亚商品

作为国际公共产品,进博会给非洲国家乃至全世界提供了一个与中国深化经贸合作的重要机遇。借助进博平台,包括非洲在内的国际社会可以共享中国经济发展成果,共同构建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新平台。

通过此次进博会,中赞合作将不断向更宽广的领域迈进,中赞企业也将迎来更广泛的商机共享和资源互补。

一方面,中国通过扩大进口,可以为赞比亚提供实实在在的出口市场、发展机会和就业机会,切实增强经济发展的外溢效应。进博会有助于赞比亚充分展示与宣传自己的国家特色、区位优势及特色产品,参展商也能通过进博会窗口,了解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和喜好,让中国消费者早日享用赞比亚商品。不久的将来,中国消费者或许就能在北京买到一束肯尼亚鲜花、在广州喝上加了赞比亚蜂蜜的南非路易波士茶。

另一方面,通过参展进博会,赞比亚还将从中国学习工业化、产业化和国际贸易方面的成功经验,推动本国工业化进程,由此参与全球价值链,带动中赞经贸关系整体发展。

展品亮点

来自“甜蜜”使者的呼唤,你听到了吗

提起赞比亚,你的脑海中是不是瞬间浮现出“动物世界”的画面?长颈鹿、大象、狮子、河马、犀牛……第二届进博会赞比亚国家馆设置了许多赞比亚特色动物雕塑,丰富的色彩激烈碰撞,生机勃勃、充满趣味。同时,赞比亚也带来了许多当地特色产品,供观众参观赏玩。

越来越多赞比亚企业看到进博会带来的机遇。在去年14家企业参展的基础上,今年约有40家赞比亚企业参展,涉及蜂蜜、辣木籽、珠宝、农作物、工艺品等多种产品。

产自原始森林的“纯野生”蜂蜜

赞比亚西北部的高原深处,有一片广袤、古老的森林,古木参天,鸟语花香,清澈的赞比西河和卡那波河静静流淌。

43岁的村民姆万萨和朋友身穿防蜂服、头戴面罩,点燃干牛粪并将烟鼓入蜂箱,将蜜蜂驱赶出来后,便从蜂箱中取出大块成熟巢脾。割下一块巢脾放入口中,淡香的蜜汁在齿间流淌,这是来自非洲大陆的天然味道。姆万萨说,一个蜂箱一年采蜜一次,每次能采25至28公斤左右蜂蜜。卖蜂蜜获得的收入不仅可以购买化肥等农用物资,还能供其六个孩子上学。

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孕育了独特的赞比亚蜂蜜:纯野生蜜蜂,无人工育蜂;产于原始森林,无污染;不喂糖,不使用抗生素;不浓缩,成熟蜜;不用人造巢础,纯天然巢脾;不提取蜂胶、蜂花粉、蜂王浆,保留蜂蜜的原始营养成分;低温加工,低温运输,确保蜂蜜里的活性成分不被高温杀死。

首届进博会上,来自赞比亚的睦朋德蜂蜜成了进博会的“网红”产品。目前,赞比亚蜂蜜已与国大药房、京东、天猫签下了大单。在上海不少地方都可以看到这款产自非洲原生态野生蜂蜜的广告牌。

今年,赞比亚蜂蜜仍是本届进博会商业展的亮点。除睦朋德蜂蜜外,有更多赞比亚本地蜂蜜企业参展,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今年的蜂蜜展台更大,厂家为中国消费者专门开发了礼盒罐装蜂蜜、小包装简易食用蜂蜜、蜜蜂面膜、蜂蜡等产品。

得知蜂蜜在中国大卖后,姆万萨高兴地说,希望更多中国朋友能品尝到赞比亚蜂蜜,也希望更多当地人加入养蜂合作项目,借此提高收入、改善生活。

期待“祖母绿”宝石再次绽放

今年上半年,对赞比亚珠宝商人夏尔马而言,是无比煎熬的。

去年11月,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第一次来到中国。没想到的是,首届进博会开幕后,尽管展位偏于一隅,但她带来的祖母绿宝石仍然惊艳绽放,获得无数“芳心”。

有了第一次的美丽邂逅,夏尔马今年初就准备预定第二届进博会展位,不料展位早已被一抢而空。无奈之下,她只能找已签约获得展位的赞比亚公司协商,看看谁能让出些地方。几个月的辛苦交涉后,不久前,终于有公司愿意让出些位置。

对她来说,还有一件更让她“放心”的事。去年,由于没有一家物流公司愿意承接她那昂贵的珠宝业务,她不得不通过“人肉”携带方式,揣着数百万美元的展品忐忑入境。今年,她借助上海钻石交易所的专业服务,“即时接单、即到即查、即时验放”,保证参展物资第一时间通关放行。夏尔马久久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据了解,祖母绿是宝石级的绿色绿柱石,因其特有的绿色和独特的品质,以及神奇的传说,深受大众青睐。古希腊人称祖母绿是“发光的宝石”,堪称无价之宝。古代欧洲人则认为祖母绿对任何疾病都有疗效,尤其对眼疾和肌肉无力有奇效。印度人则对祖母绿极为崇拜,认为祖母绿能为佩戴者带来好运,并让人愉悦心情。还有人认为,它是重获新生的象征,具备一种神圣的力量。

本届进博会上,夏尔马期待她的祖母绿再次绽放。

数读赞比亚

面积:752614平方公里。

人口:1760万,有73个民族。

2018年,赞比亚国内生产总值为267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517美元,经济增长率为3.1%。

赞比亚的铜蕴藏量达2000万吨,约占世界铜总蕴藏量的2.8%,素有“铜矿之国”之称。

2018年,中赞贸易额达50.74亿美元,同比增长33.91%,其中中方出口9.7亿美元,进口41.04亿美元。

本版组稿:赵征南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视觉中国